慕小悠

【雷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二) by.黎玖

黎玖_一个废人😊🔫:

通缉犯雷x刑警安【的爽车】


卡卡的思想开始像皇子【简单说来就是卡米尔极度OOC】,避雷x1


有婴儿学步车,准备开个外链放车,避个雷x2


车涉及到:轻微电击/Dirty talk/羞耻play请避雷x3!【避雷三连get√】


掉fo时间到😊🔫


         “卡米尔,该你做这件事了。”雷狮用不容争辩的口气对卡米尔说,仿佛那人不是他亲生的弟弟而只是他某个青睐的下属,“还有,那白痴骑士伤口感染了?”


         “根据目前检查来看,的确没有感染。”卡米尔在手机上用手指划了几下,找到了安迷修的检查报告单。“但是如果一直这么放着伤口不管,肯定会感染,而且会是多重感染。”


         “哦。”在卡米尔意料之外的事儿是雷狮并没有一丝怜悯亦或疼惜的表情,“走吧,你给他简单处理一下。”


         “好的大哥,等我5分钟。”


         雷狮看着专心在小柜子中翻找着药物的卡米尔,伸手将桌子上的一管玛咖藏入了袖子中——要摧毁安迷修那犟骨头的骑士思想需要很久很久,但是精神药品可以大大缩短这个过程完成的时间。但玛咖这玩意本来对身体就是有百害而无一益,考虑到这点的雷狮想要将药品作为最后的驯化工具。但这最后也是最不得已的方式他暂时还不打算告诉卡米尔,倒不是他担心卡米尔反对他:卡米尔的话对于他只能是建议,没有人能支配他的举动。


         你在害怕,雷狮,你怕自己遇到了无法降服的人质,心底的声音叫嚣着。


         药物对人身心的摧残是无以复加的,最恐怖的是它能让人彻底屈从于它的药效。不过若是如此,就算是安迷修服用了药物而对雷狮言听计从,那也不是雷狮自己使他屈服的。


         “啪”地一声,装着玛咖的玻璃管打碎在了地上。


         “大哥……”卡米尔一出来便看见了雷狮脚边的碎玻璃,他也知道大哥最近心里一定是不顺,也知道这不顺多多少少与那安迷修有关,于是他巧妙地在言语中设计刺探了一下,“你刚打碎的是最后一管玛咖,一会给安迷修进行小手术就没得用了。”


         “那白痴不是很能挺吗?”雷狮挑了挑眉,不经意间踏碎了一块玻璃,“怎么疼怎么下手。”


         雷狮虽然没有卡米尔那么有心计,但他也不傻,即使是亲弟弟给他下套,他也不可能踩:以他的理解,卡米尔身为团队中的军师兼医生,心自然要比他们这群风风火火的海盗细得多,以至于他在动中高难度手术的时候都会给那人打一剂玛咖。但实际上,安迷修的伤势要动手术远不需打玛咖这种东西。然而要是你因此觉得卡米尔是海盗团中的天使,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卡米尔也绝非善类,身为海盗团的军师,卡米尔在出谋划策算计对手时从来没留过活口。雷狮用绝对实力杀人,帕洛斯用信息技术杀人,佩利用枪支弹药杀人,而卡米尔则用人心杀人。


         “知道了。”卡米尔挑出两把比较趁手的手术刀,和刚刚拿来的一堆瓶瓶罐罐一起放到一边精致的推车上,“走吧。”


         果然兄弟之间会因相互太过了解而难以下套,虽然卡米尔并没能套出半点确凿的证据,但他身为雷狮的亲弟弟,已经敏锐地感知到了雷狮对安迷修态度的转变:虽然对安迷修用刑从没有放过半点水,但大哥这几天一个人待在囚室里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想到这里,卡米尔的心里掠过一丝不详的预感,混他们这行的,多了个恋人就相当于多了个致命的把柄——更别说是安迷修这样的身份……他可不想再带着一个极受警局关注的家伙逃亡一次:上次他们海盗团带着越狱的佩利,奔逃了三个月。当时海盗团的势力还不够强大,他们硬是喝了三个月雷狮熬的皮蛋瘦肉粥才没有活活饿死在各地的应急避难所里。因为是应急用的,所以每间避难所里都只储存了够四个人吃一个月的基本食材——还不是食物成品,毕竟那种东西放不住。
卡米尔扶着推车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他不愿却不得不设想出如此的后果——海盗团被缉拿处决,大哥背负着骂名死去。不,一定会有别的结局,卡米尔相信雷狮不会矫情到为情所困的地步……


         雷狮余光瞥见卡米尔深思熟虑的眼神,更是认为自己让卡米尔替自己去参加恶党狂欢是个绝佳的选择。昔日自卑的弟弟已经自有城府独当一面了,这让雷狮非常满意,就是那种看着自个儿种的大白菜终于能收获了的那种满意。


         “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吧,骑士。”雷狮抓住安迷修的头发,迫使他抬头看向面前的巨大落地镜,“怎么,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


         就在昨天,雷狮将安迷修换进了另一间刑室——房间中除了应有的刑具以外,比起一开始的房间,多了四面巨大的镜子。一面镶天花板上,一面嵌在地板里,两面可移动的巨大落地镜。这个房间是雷狮他们参照中世纪欧洲某教会的刑罚而特殊装修的——让处于全镜面密闭空间中的人长时间看着自己的镜像,最后那人会彻底精神失常,只要关的时间够久。只不过这个房间倒是没有史料记载那个那么玄乎,但这已经足够了。


         “呵,你把骑士想得太软弱了。”安迷修碧绿色的眼眸直直地盯着镜子,尽管镜中的他衣衫褴褛,浑身血迹,但他眼中的高傲未被磨去半。


         “卡米尔,该怎么弄怎么弄,记得带手套,别脏了手。”雷狮松开了安迷修的头发,脸上的厌恶神色被安迷修从镜中看得一清二楚,“我就说你回回接触那群囚徒,居然不感到恶心。”


         “放心吧大哥。”卡米尔已经戴好了一次性手套,正抿着嘴歪头看着安迷修身上的衬衫,思索着该怎么委婉地提醒大哥他忘记了安迷修还穿着件衣服,“小心他衣服上的血,会蹭到你身上。”


         “啧,麻烦。”雷狮自然是听出了卡米尔话中的弦外之音,再一次用匕首将那人的衬衫划开——不过这次比起上次可麻烦了不少,因为有些地方的伤口已经和衬衫粘在了一起,在雷狮粗暴地将布料拽下来的同时又将旧伤撕裂了。


         安迷修只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毕竟这一周来,他对于疼痛什么的已经有些麻木了。


         雷狮从来都懒得看卡米尔给人质处理伤口,所以他确认卡米尔不会出什么事儿之后就走出了房间。卡米尔熟练地用医用酒精擦干净了血迹——这样有利于他更细致地查看伤口情况。先给安迷修打了一管破伤风疫苗,然后自顾自用手术刀清理好他的伤口,取出里面的木刺或倒勾刺并缝合较深的伤口。


         “你为什么会和这群人混在一起?”安迷修突然问道。


         卡米尔抬起头看了看他,惊奇地发现安迷修的眼神中带上了些疲惫的神色。况且安迷修从来不会主动和海盗团的人说话,于是卡米尔决定试着和他套话:


         “雷狮是个优秀的领导者。”


         “但那恶党领导你们所做的事有悖正义。”安迷修眼中的疲惫闪了闪,又消失了,他再次垂下了头,不再言语。


         “你说的正义并不一定是你心中的正义。”卡米尔轻描淡写地接了一句,然后就又低下头,均匀地在伤口周围抹上消炎药。


         安迷修并没怎么在意他说的这句话,果然天下的海盗都是一个样,都这么护头子。


         将最后一个伤口用创可贴贴好,卡米尔站起来揉了揉自己有点发麻的腿,简单收拾了一下散落一地的空药瓶和棉球纸巾,想着一会儿一定得和雷狮多要几块甜点补充一下消耗掉的能量。他刚要走出门,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谢谢。”


         “你的生死掌握在雷狮手中,我无权决定,要谢就谢他去。”卡米尔愣了半秒,冷冷地答道。他没有想到安迷修会对他说谢谢,也理解不了安迷修的脑回路,但他还是告诉了安迷修实话——就当是帮大哥一把了。


         虽然听到回答后悔得要死,但是安迷修仍然对卡米尔有几分感激,而由于卡米尔的话,这感激又有一点转移到了雷狮的身上。然而,最令安迷修费解的一点还是:这么好的一个人是怎么和这群无恶不作的海盗混到一起去的。


         而卡米尔在把推车放回药品间之后便开始准备去恶党聚会的相关事宜——这是他第一次替雷狮带领海盗团出席恶党聚会,决不能坏了大哥和海盗团的威名。


         “帕洛斯,佩利,走了。”卡米尔没有像雷狮一样走在二人前面,而是选择了站在帕洛斯身边,并做出一副逼真的无奈神色,“今天大哥有事,让咱自己去。”


         佩利自然是相信了卡米尔;帕洛斯虽然还有些怀疑,但他终究还是被卡米尔的演技给成功瞒了过去。天使切开里面比骗子还黑,帕洛斯事后表示。


         卡米尔走后,安迷修又一个人在房间中待了不知多久——每一个关押囚犯的房间里都没有钟表,也透不进来自然光。这是种无形的折磨:你觉得你已经被关押了好几天,实际上你只被关押了几小时,人在这种情况下会因感觉不到时间的流动而慢慢绝望、慢慢疯掉。安迷修就是这样,但他还没到绝望的地步——因为有骑士道作为他心中的支柱,他不会绝望。


         不会绝望就不会疯掉,不会疯掉就无以解脱,更痛苦。
不管是过了多久,反正,雷狮进来了。


         “恢复得很快嘛,白痴骑士。”今天的雷狮有点不同,安迷修有所察觉——不排除是由于他的错觉。


         “现在是什么时候。”一如既往的答非所问,一如既往的视为空气,但由于今天卡米尔的一番话语,安迷修对雷狮的语气也微妙地转变了些,“托你的福。”


         “我说过不可能告诉你的。”


         “亏你把那么好的医生都拖下水了,恶党。”


         “那也算我的本事。”雷狮从喉间发出一声轻哼,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玩味了些。这家伙,明明什么都不懂就乱说话,不过这安迷修也真的有点太好骗了……或者说卡米尔扮演天使角色扮演得太成功了。


         “哼,若你真有本事,现在,杀了我。”那人绿色的眼眸中充满了挑衅的意味,明摆着要让雷狮为难,“你是没本事,还是没胆量?”


         明显的激将法,而且是在逼着雷狮上套。


         若是换成上周的话,雷狮可能的确会为难良久,但是现在,雷狮根本不需要为难:


         “我不杀你,但是能让你欲死欲仙。”


         这样的安迷修正中雷狮下怀,他心中本还存着最后一点犹豫,但最后的这一点犹豫也被安迷修所说的话冲散了。


后续链接


https://m.weibo.cn/status/Fn9Eb6ZwQ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顺带,我把车做成长图了。


真的灵车漂移,今天凌晨三点我才肝出来的,质量不好凑合看看吧…


大概算是感谢一下上次关注我的小伙伴们?


链接打不开或者图有问题一定要评论啊!!!

评论

热度(56)

  1. 慕小悠黎九岁_一小只玖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