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小悠

【雷安】Silent Game(41)

香钗尧亭:

*高智商罪犯雷×犯罪心理学学者(调查局探员)安


*没文笔脑洞剧情流。


*尽量把ooc控制到最低。


*犯罪心理研究不深,一个尝试。


*灵感来源《沉默的羔羊》,剧情不会照搬。




安迷修记得这条路,也记得路边的这片树林。路是来回皇家骑警训练营和市里的唯一一条路,树林是当年碰上雷狮的那片树林。这么多年以来这里都没什么变化,安迷修看着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他望见雷狮看也不看自己一眼,扛着雷神之锤悠闲得走向树林深处,安迷修连忙下车上前追去,二话不说一剑刺向雷狮的后心。


 


他想到了一个最佳的办法,如果自己能在其他人赶来之前活捉了雷狮,兴许能暂时保住他的命,至于以后,他一定能想到其他的办法。


 


可是安迷修独独忘记了一件事,他忘了雷狮是什么样一个人,他怎么会沦落到需要安迷修去想办法保他的命?


 


安迷修的动作仿佛就在雷狮的意料中似的,他手腕一翻头也不回,雷神之锤正好抵住了剑尖。他左脚一撤步转过身,武器朝下砸于地面掀起一阵尘土。


 


“左肩受伤还敢跟我动手,你想死何必来找我?”


 


安迷修不敢与他硬碰硬,武器相交之时借力往后一跃跳出圈外,使剑尖朝下站定身形:“抓你是我的使命,受不受伤都一样。”


 


雷狮微微侧首嗤笑了一声,夜晚的凉风吹动他额前的头巾随风摇摆,连带着草地和周围的树木杀杀作响。他饶有兴致得看着安迷修的表情,却没从他的眼睛里察觉出哪怕一丝一毫的惧意。


 


“现在你的命对我来说可一文不值,别忘了你在监狱里对我说的话。”雷狮不等安迷修答话,眼中寒光一闪身形已然移动,安迷修方才做足了准备自然反应得过来,剑刃贴着雷神之锤的攻势擦过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对于剑来说,自然要寻适合自己的长度和重量的剑方能使得顺手,否则出剑太快极容易伤到自己,可是对于雷神之锤来说倒是一寸长一寸强,加上安迷修左肩受伤单手与之打斗,暂时是落在下风。雷狮确实毫不留情招招致命,安迷修额间渗出些许汗水勉力支撑,照这样下去别说活捉他,自己指不定要死在雷狮手里。


 


佩利在一旁看着草丛间人影晃动手痒的很,被帕洛斯看穿了心思一把拽住:“蠢狗,你不会想去打扰老大吧?”


 


佩利挠了挠脑袋,听着帕洛斯又喊他蠢狗心中不忿:“老大不都说了,安迷修的命对他来说一文不值吗?”


 


帕洛斯气得差点吐出一口血来:“我们刚才说了一路你一句话都没听懂?老大嘴里说一文不值还真就一文不值啊?总之你好好待着看着就好,安迷修平时就不一定打得过老大,这会儿定是要败的。”


 


安迷修这才明白为什么都说和雷狮交手着实困难,雷狮那柄雷神之锤确实难对付。瞧着没什么杀伤力不如刀剑锋利,但是只要被他碰到一下,半条命定然就没了。安迷修咬紧牙关死撑着,雷狮一时也奈何他不得,却也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


 


雷狮边打边退,眼见着离马路越来越远,没过多久已然走进了树林。


 


“嘴里说着要抓我,其实也就这么点能耐?”雷狮大气也不喘,雷神之锤劈头盖脸从安迷修正上方砸了下去。安迷修哪敢硬接他这一招,右手撑地一个侧翻避开了攻势,回头正好瞧见地面被雷狮砸出一个大坑,心里一阵后怕,这一下要砸在自己身上哪还有命。


 


躲闪之间左肩伤口好不容易结上疤又被撕裂,这已经是第三件被鲜血染红的衬衫了。安迷修索性懒得再管那伤口,转守为攻双剑交替于雷狮缠斗一处,雷狮没料到他居然还敢使左臂,安迷修剑法陡然变幻一时间倒措手不及,横雷神之锤手掌抵在锤身硬接了他三招。


 


安迷修心下越发没底,就这么一直打下去除非谁失手或者是累倒,看起来是分不出胜负的。一直这么拖延时间等到皇家骑警的人赶来可就麻烦了。


 


就在他蹙眉一分神的功夫,雷神之锤裹挟着劲风迎面攻来,安迷修连忙撤步往后躲闪,正好后背撞到一颗树上。树干上正插着一把短刀,安迷修想起来是当年那群人追杀雷狮的时候留下的。


 


怎料雷狮这一招只是徐晃了一下安迷修的面门,他往后一跃脚抵着旁边一颗树的树干,脚尖一使劲儿在空中手腕一翻将雷神之锤扛回肩头,身形稳稳落在另一颗树的树枝上站稳,居高临下得望着安迷修。


 


安迷修得空喘口气,抬手揉了揉左肩伤口,沾了满手鲜血。他仰面对上雷狮的目光,月光自上而下透过树枝和树叶之间的缝隙洒在地上,雷狮背对着光源不大看得清他的脸,只是那一双紫色的眼睛却分外引人注目。


 


“你当年怎么从那种地方逃出来的?”安迷修虽然知道这个问题不适合在现在问,但是却按耐不住好奇之心。


 


“我劝你还是先担心下自己,警察先生。”雷狮挑了挑眉梢,语气中满是嘲讽。


 


其实雷狮表面上看着轻松,可跟安迷修缠斗这么多个回合哪是件轻松的事,何况雷神之锤的重量相当可观,只不过不像安迷修似的本来就受了伤,不至于大喘气罢了。


 


安迷修看着这片树林,又是一个月光洒了满地的晚上,只不过当年两个人并肩御敌,如今兵刃相交。


 


“你杀不了我,加上你的雷狮海盗团也一样。”安迷修目光坚定,确实这点自信他还是有的。


 


“原话奉还给你,加上那群即将赶来的杂碎也一样。”雷狮抱臂倚着树干,好整以暇得勾了勾嘴角。


 


安迷修明白了雷狮的意思,雷狮也明白了他的意思。晚风吹过雷狮站着的那颗树,树叶随风飘落在安迷修的脚旁。


 


“可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你走。”安迷修横剑,三步两步轻如狸猫,跳到了雷狮身旁的另一颗树上。




(其实吧我觉得这段写着最甜的一点,就是两个人对话的时候不用挖空心思去想怎么在言语上压倒对方了,想说什么说什么,不顾忌这话说出来是不是言语上就败了,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截然不同。




预计还有两三章完结,最近在想新的脑洞,不出意外是武侠pa,不过SG可能会有番外吧?)



评论

热度(327)